泰州“火花王”罗爱国

  • 泰州“火花王”罗爱国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宣传图片

 

泰州“火花王”罗爱国

 

五十五岁的罗爱国,头发都掉得没几根了。

他的头发为生活而掉。

他的头发为火花而掉。

他是一个下岗工,他又是一个“火花王”。

他贫穷,没有固定工资,需要为生活而奔走、为家庭而操劳;但是他又很富有,他收藏有三十多万枚中外火花,还有许多名人字画。

他是一个享誉收藏界的火花收藏家。

罗爱国出生在姜堰。姜堰又别称罗塘,因江淮海三水在此汇流激荡、罗旋成塘,故而得名。罗爱国不仅得同其姓,更得其灵气,自小就是姜堰街上一个“好玩”的主儿。父母都是铁匠,兄妹五人,他排行老大。从上小学开始,他就喜欢收集糖纸、烟盒、洋火(火柴)贴画、小人书、像章等,小小的书包里,除了几本团得皱皱巴巴的书本外,全是这些玩意。家中房间的柜子,也成了他的小仓库。

最让罗爱国着迷的是一种“拍洋火壳”的游戏,每当下课铃一响,他就和同学们一起奔向操场,蹲在地上,用手掌拍起来,谁将火柴壳拍得翻转过来,火柴壳就归谁。每次,他都是赢得最多的人。不知不觉竟积存了上千种火柴壳。在享受了赢的快乐之后,他更被火柴壳上那花花绿绿的图案吸引,往往都要一张张把玩,爱不释手。

直到初中毕业干过几年小零工,后被招工进入县食品公司加工厂工作后,罗爱国仍然痴迷依旧,工作之余,不管走到哪儿,都有意识地寻找、搜集不同图案、不同厂家生产的火柴壳。不少熟人朋友知道他有这个爱好,有了好的火柴壳,也都主动送给他。不过大家都感到纳闷,这小子正事儿不干,收这些东西做啥?难道还能变出钱来?他的父母也不理解,不知儿子要干什么。

泰州“火花王”罗爱国

1979年4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罗爱国在扬州遇见了全国著名火花收藏家、号称“季公火佛”的季之光。得知这样一个年轻人也喜欢收藏火柴贴画,季之光非常欣喜,他把罗爱国领到家中,参观他的收藏。小小的阁楼上,完全是一个火花世界,到处堆满火柴盒、火柴商标,各种各样的图案、绘画五彩斑斓,美不胜收,名山大川、日月星辰、珍禽异兽、花鸟虫鱼、异国风情、历史传说、神话故事、电影海报等等内容,无奇不有,无所不包。有成套的,有单张的,还有全国仅此一张贵为孤品的。罗爱国惊呆了,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收藏,什么是收藏家!也第一次知道了,火柴盒贴画叫火花,收藏这种贴画,叫火花收藏。

季之光告诉他,火花专指火柴商标,也即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熟见的火柴盒上的贴画,它是收藏者们所给予的一个名字。火花收藏是仅次于邮票的世界第二大平面收藏。在中国,火柴是舶来品,俗称“洋火”,世界上第一枚火花诞生于1827年的英国,叫“沃克牌”,以“摩擦火柴”发明人的头像为图案,并以其名命名。中国最早的火花则是1879年广东巧明火柴厂仿照日本火柴商标生产的“舞龙牌”火柴贴画。火花虽仅方寸之地,却以独特视觉再现博大浩瀚的大千世界,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是研究一个国家、地区和民族历史、文化以及民俗风情的珍贵资料,可不要小看他呀!

仿佛在黑暗中突然擦亮了一团火苗,罗爱国原本混沌的内心世界一下子被照亮了——原来他所喜欢的火柴壳叫火花,收藏火花不仅仅是好玩,还有这么多的学问!火花,多么美丽、温馨、富有诗意的一个名字!他完全被火花迷住了,流连在季之光的火花世界里,竟舍不得离去。季之光看他是个搞收藏的好苗子,挑选了一百多枚火花赠予他。罗爱国如获至宝,感激万分,当即拜季之光为师,从此与火花结下不解之缘,走上火花收藏之路。

从扬州回来后,罗爱国的收藏发生蜕变,在季之光的指点和影响下,他不再是盲目收集,而是开始对火花进行分辨、研究,从其年代、品相、质地、厂家、真伪等方面予以分类、取舍,收藏眼光大有长进。后来季之光又介绍他与全国一百多名收藏者结为花友,相互交换火花;在这些花友的牵线下,又与全国近二百家火柴生产厂家建立联系,一有火花新品出来,厂家就会及时给他寄来。这样,罗爱国的火花来源越来越广,藏品越来越多。

收藏火花不仅给罗爱国带来快乐,而且使他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使得他的整个人生都丰富鲜活起来。他是食品加工厂的工人,每天上班都要与猪肉、脚爪、肠衣、肉用鸡打交道,他热爱他的工作,可他又觉得仅仅这样日复一日地机械重复,太单调、太无聊了。而且被围墙关住的工作空间也实在太狭小了。是火花改变了他的生活,是火花让他每天都变得兴奋和充满期待。他的领导、师傅、同事也逐渐对他的收藏增加了理解和支持。火花也让他在业内和社会上有了一定的名气,经常有火花收藏者上门拜访,文化部门和团委的同志也主动与他联系,给予关心。工作之余,火花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头脑里想的都是火花,只要一听说哪里有珍藏的火花,心里就像揣了只兔子似的,不吃不睡也要想办法把它弄到手。

在他的藏品中,有一枚色泽泛旧的火花。别看这枚火花看上去普通,不起眼,却是经香港《邮票世界》和《火花杂志》公示确认的一枚世界孤品。它就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上海远东火柴厂迁往姜堰时制作的火花。关于这枚火花,罗爱国还有一段“七上溱潼”的故事。

泰州“火花王”罗爱国

1983年,在与季之光通信的过程中,罗爱国得知溱潼有一位叫李存礼的集邮家,手中可能有不少珍贵的火花。他立即利用休息天,骑车几十里路赶往水乡溱潼寻找李存礼。可一连去了六次,找遍了多条街巷,都没有找到。没奈何,他只能请派出所同志帮忙,经过查找户籍和了解有关知情人,这才知道李存礼又叫李宓,早在1964年就因病去世,是一位著名的集邮家,除集邮外,还对钱币、火柴花等着迷,收藏有不少中外火花。罗爱国弄清住址后,七上溱潼,拜访李宓的家人,在位于东桥巷西侧的一座斑驳的老屋内,见到了李宓七十多岁的老母。老人听明了来意后,告诉他说,李宓所收藏的邮票、火花,文革时都被造反派抄去烧掉了,只剩下很少一点。感动于年轻人的执著和热情,她从儿子残存的火花藏品中挑选了几十枚送给了罗爱国。

从此,罗爱国只要去溱潼,都要去看望一下老人。特别是在知道了李宓曾在溱潼成立“宓宁邮票社”,创办《集邮月刊》,影响波及海内外,在我国集邮史上都有一定地位后,对老人更是充满敬爱,每次去都要带点礼物,还会帮助老人做点家务,减轻老人的劳累,就像是恪尽孝道的子女一样。罗爱国的这些举动,被另一位老人看在眼里。他就是居住在同一个巷子里的李宓的舅舅,也是一位民间收藏家。有一天,罗爱国再次来看望老人时,李宓的舅舅对他说:“小伙子,我看你这人不错,请到我那儿坐坐。”罗爱国被他领进一间小屋,他打开一只首饰盒,取出一个红布包,从里面拿出一枚火柴贴画,郑重地递到罗爱国手上,说:“孩子,我没有后代,希望你能够把这枚火花传下去,千万不要把它卖了!”

罗爱国既惊又喜:是一枚什么火花让老人如此珍爱,用了红布一层层包裹,又珍藏在首饰盒里?这样的一枚火花老人真的就给了我?不待罗爱国发问,老人就讲起了这枚火花的身世。原来,当年有个叫李社成的姜堰人,在上海远东火柴厂工作。大概在抗日战争后期至解放战争期间,为避战乱,上海远东火柴厂经李社成牵线,决定迁到姜堰镇。一切已经定好,连火柴盒上的商标都印好了,可是却在从上海往姜堰运送设备的过程中,遭遇战机轰炸,不但机器炸毁,负责运输的人员还死伤了好几个。厂子自然没有办成,火柴盒贴画也废弃了。老人手中的这一枚,是他在造反派焚毁李宓藏品时从火中抢得的,一直以来,他视其为珍品,为能把它保存下去,老人一直想找到一个可靠的人。终于,他选中了罗爱国这个让他认定“人不错”的小伙子。

这枚火花还有这样的传奇经历,这让罗爱国一点没有想到。摩挲着老人赠送给他的这枚火花,他感到沉甸甸的。这枚火花设计得简洁、朴实,上面印着“提倡国货、挽回利权”,中间的椭圆形内印着“远东火柴厂制”,下面印着“厂设苏北姜堰镇”,字体饱满有力,四角分别是梅花、荷花、菊花、水仙的图案,其内容与当时的时代极为切合,体现了一种爱国的精神。这不是一枚普通的火花,它寄托着一位老人对他的殷殷重托啊!罗爱国对老人说:“老人家,你放心,我一定把它保管好,传下去!”

到大丰去寻“宝”的经历也不寻常。1985年冬天,他在溱潼镇搞火花展览时,听一位朋友说,他大丰南阳有一个亲戚,家中有老火柴盒,他曾在那儿看到过,好像是什么通燧火柴厂的。罗爱国一听,连夜赶去大丰。那是一个下雪天,天气奇冷。他从溱潼坐晚上八点的轮船,下半夜两点到达大丰刘庄,因天亮后才有汽车去大丰,只得蜷缩在车站外一个烧饼炉旁边,寒风吹得他直打哆嗦,不是做烧饼的师傅很早来生火,非被冻僵了不可。但因为心中想着的都是火花,既不觉得冷,也不觉得饿,烧饼炉里炕出来的香喷喷的烧饼也未顾上买一只吃,就坐上早班去大丰的汽车,然后再转车,直到中午才到了南阳。好在朋友的那个亲戚在南阳很出名,一打听就找到了。听说罗爱国为了几枚火花,一夜未睡觉,早饭、中饭都没有吃,一定要招待他好好吃一顿。罗爱国不好意思添麻烦,只想早点拿到火花就走。可朋友的亲戚说:“不行,你不吃饭,火花就不给你。”罗爱国只好跟他回家,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菜,身子也暖和过来。饭后,朋友的那个亲戚,从家里找出了四盒火柴,说:“这是我放在衣橱里防虫蛀的,不知有没有用,全给你吧。”罗爱国一看,是南通通燧火柴厂生产的,这家火柴厂之前他曾听说过,是清末状元张謇于1919年创办,张謇是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开拓者,他提倡实业救国,办了许多企业和公益事业,姜堰也曾去过,曲江楼里还有他题写的匾额。能得到这枚火柴,价值自是不同,罗爱国心中立即有一股暖暖的热气升起,一夜的挨冻受饿觉得实在太值得了!

在收藏火花的过程中,罗爱国也走过弯路,经受过曲折,收集到的火花曾遭遇过三次大难,损失了几万枚火花。每当说起这些往事,他都痛心不已。第一次遭难是在他还没结婚时。那时他一门心思都在火花上,工资也都差不多全花在上面。他的家庭并不富裕,他又到了男大当婚的年龄,第一个对象又因嫌弃他条件差跟他吹了,妈妈急了:再这样下去,还不得打光棍?火花能当饭?能娶老婆?能过日子?她要儿子不再弄这劳什子,儿子不听,她一气之下,把一箱火花塞进了灶膛。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小孩后,家里十分拥挤,无奈之下,罗爱国只好将几大箱火花全部放到车棚里,谁知一场大雨过后,车棚竟然漏雨,上万枚火花都被雨水浸湿泡烂而报废。后来,他硬是在家里挤了块地方,将火花又搬上了楼。哪知祸不单行,由于自己粗心大意,停水时忘了关水龙头,出门后又来了自来水,家中洪水漫天,让火花又蒙受第三次灾难,又损失了一万多枚。三次损失,几乎让罗爱国失去继续收藏的信心。不是老师季之光和各位花友的支持,不是最终家人的理解和同事、朋友的帮助,他很可能走不到今天。

2000年,罗爱国与许多企业职工一样,因为单位效益不好而下岗了。这对他又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女儿要上学,买房子又欠下一大笔债,沉重的生活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做过卖肉生意,到派出所当过巡防队员,在广告公司跑过业务,去物业公司干过保安。然而,不管多难,他都没有放弃火花收藏。很多人包括他老婆都劝他将火花卖了,度过生活难关,甚至得到风声的人已找上门来收购,还有一个香港人想用一辆小轿车来换他那枚远东火柴厂的孤品,罗爱国都不为所动,婉言拒绝了。日子过得苦一点,不要紧,只要自己的爱好在,念想在,生活便有乐趣;头发掉得没几根,不要紧,只要前面还有目标,心中还有追求,人生便有奔头。罗爱国相信,困难终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火花的“藏”,是为了让人“看”。只有让人看了,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火花收藏的价值,才能让个人的收藏行为产生更大的社会意义。罗爱国自开始收藏火花起,已经先后举办过近三十次规模不等的展览,受众达数十万人次。他让火花走进城市、乡村、社区、学校,竭力放大着火花的影响。有几次重要的展览让他至今难忘。一次是他的首次展览,举办于1983年,由当时的泰县(今姜堰区)团委、文教局、商业局、工业局共同主办,场地不大,在机关幼儿园里,展品也不多,只有七八千枚,观众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人物,大多是幼儿园的孩子和老师、家长。然而,这次展览,却有几个“第一”:这是罗爱国第一次举办个人展览,这是泰县第一次举办火花展览,这是姜堰人第一次认识火花、感受火花!还有一个“第一”,他的老师季之光从扬州坐摩托车风尘仆仆几百里赶来参加开展仪式,这在有着“季公火佛”之称的全国著名火花大王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泰州“火花王”罗爱国

再一次是在扬州个园的展览。扬州是历史文化名城,人文荟萃。在火花收藏界,除季之光执其牛耳外,收藏火花的人也不少。但却缺少组织,属于流星散月,不成体统。当时刚刚进入火花收藏界的后生罗爱国,大胆建言,倡议成立扬州火花协会,创办会刊,并建议扬州的火花收藏者,举办个人或集体展览,让火花收藏在古城产生连续性的影响。罗爱国的建议得到采纳和响应。1983年底,扬州火花协会筹备成立,季之光担任顾问。1984年7月由罗爱国参与主编的会刊《火花园》创刊号出版。尽管由于资金等问题,协会和会刊就像昙花一现,不久就被淹没了,但却在火花收藏者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罗爱国于1985年左右,在扬州个园举办了“罗爱国火花展”,受到人们欢迎,掀起一波火花收藏热。

第三次是2009年溱潼会船节前夕,罗爱国在溱潼镇景区古民居内举办了“罗爱国中外火花艺术展”。这次展览最大的亮点是:他制作了一只巨型火柴:高1.2米,宽0.54米,厚0.32米,其火柴棒也有1米多长。这只巨型火柴,是根据远东火柴厂迁往姜堰时印制的那枚火花放大制作而成的,放置在展厅入口处,极为引人注目,其火花为世界孤品,其巨型火柴亦可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了。一批又一批的游人在巨型火柴前驻足参观后,又好奇地走进展厅,仔细观赏。火花在姜堰第一次走进景区,走进旅游节,增添了旅游景点的文化内涵。

第四次是火花艺术进校园。2012年12月8日,罗爱国带着他收藏的一万余枚火花,走进姜堰罗塘高级中学,举办火花艺术展,二千多名学生参观了展览。这些小孩子,都是在打火机盛行的年代出生的,对火柴并没有什么认识和感受,更不可想象,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我国的广大城市和农村,甚至都是凭券购买火柴。罗爱国跟学生们讲火花的历史,讲火花设计的艺术,讲古人火的使用和取火方法的发明,讲火柴在日常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功用。罗爱国对学生们说:“火花是画,是诗,是多彩的社会,是缤纷的生活,是独特的艺术,它是有生命的,它会默默地向热爱它的人讲述自己所承载的故事。”学生们说:“看了火花艺术展,等于读了一部历史小百科,收获太大了。”一名女生拿着一支火柴棒,好奇地在巨型火柴的磷面上划过,只听“哧”的一声,立即燃起一团火苗。围观的人群一阵惊呼,继而欢呼雀跃起来。展厅内充满一片欢乐。

罗爱国每一次火花展览,他的老师季之光先生都赶来捧场,参加开展仪式。他对罗爱国这个弟子,极为喜爱,他说:“小罗待人真诚热情,我以有他这样一个弟子而感到欣慰。”他在评价罗爱国的藏品和收藏活动时说:“爱国的藏品极为丰富,品种全,品相好。”“收藏火花就是收藏友谊、收藏知识、收藏文化。”这么多年来,罗爱国不但从老师身上学到了火花收藏的知识,更学到了如何做人。他们师徒俩,任何时候给予人的印象,都是真诚、热情、乐观、向上,不管身处顺境、逆境,心中始终都有一团火。这或许正是火花所赋予他们的生命的品质。

2012年5月,首届全国火花文化节博览会暨全国火花收藏家协会成立活动在南京举行。罗爱国应邀参加会议。会上,他被列入全国六十名火花收藏家名录,荣获“新中国火花收藏名家”称号。他还先后加入“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全国火花收藏家协会”,成为“亚洲火花协会”永久会员。每年的火花交换节,他都要去参加。三十多年来,许多著名的书画家、艺术家如陈大羽、童祥苓、陈述、毛永明、李亚如、王板哉、徐中、啸古、老圃等都与他建立联系,题赠书画。截至目前,他收藏有二十七个国家和地区约二十万种、三十多万枚火花,赢得了“泰州火花王”的美称。2012年,罗爱国被推荐担任了姜堰区第十三届政协委员。

泰州“火花王”罗爱国

如今,罗爱国除了继续从事收藏、举办展览外,正在尝试利用火柴载体、火花形式,进行地方文化的宣传、推介。2013年溱潼会船节期间,他推出了“姜堰风情”系列火柴,以姜堰地区的历史人文和自然景观为题材,设计火柴贴画,由南京火柴厂生产,为姜堰发行一套火柴,既可市场销售,又可作为礼品赠送。这套火柴甫一上市,立即受到人们欢迎,全国各地火花收藏家也纷纷收藏。目前,罗爱国还在策划新的系列,争取让家乡姜堰的风采在这方寸之中能够得到更多的展示。

台湾作家琼瑶在参观了中国“火花大王”季之光先生的藏品后,赞道:“有如此美好收藏的人,必有一颗美好的心。”

“泰州火花王”罗爱国,为了火花收藏,“为伊消得人憔悴”,然而,他的人生,永远充满火的热情,他有着一颗美好的心!

(写于2013年9月28日—10月1日)

(图片为罗爱国提供)

 

(本文作者为曹学林,发表于《中国火花》2014年第4期、《稻河》2014年第1期)

(收入曹学林文化散文集《寻踪与倾听》,入编缪荣株主编《姜堰名人》)

(参考钱宏斌《“季公火佛”的泰州情缘》《“火花”灿烂人生路》、丁桂兴《溱潼宓宁邮票社和它的刊物》、吴承建《扬州第九怪季之光》等相关资料)

  • 我的微官网
  • 这是我的网站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